解决中游梗阻的问题

2020-11-22 19:27

翁孟勇说,上述问题都找到了解决办法,国家在长江经济带战略规划当中也有规划和部署。一是解决干线航道的通畅的问题。解决中游梗阻的问题。大推进南京以下12.5米深水航道建设。二是解决好长江港口的集疏运体系建设和港口的营运能力,让长江和沿海的港口能互动起来,考虑在长江沿线上游、中游、下游建立若干个航运中心,推动集疏运体系的发展。三是船舶标准化,推广“三峡船型”,提高三峡船舶的通过能力。“我们还在大力发展江海运输船型,通过船型的改进让船能够直达到长江内的一些重要港口。”

“最重要的是打造以长江黄金水道为骨干主轴的交通走廊,就是把沿江的公路、铁路、港口体系整合起来。”让长江充分发挥自己的能量,才能够成为“衔接高效、安全便捷、绿色低碳的黄金水道的综合交通运输走廊。”

今年全国两会期间,交通运输部党组副书记、副部长翁孟勇做客人民网的“两会e客厅”,展望了“一带一路”建设过程中,我国与周边国家交通即将进行的互联互通“大手笔”和长江这条黄金水道,在长江经济带中将高升“含金量”。

“一带一路”让我们走出国门,进行区域性合作;长江经济带让黄金水路通江达海。经济发展中,交通先行,在国家的重大战略规划中,交通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。

去年,整个长江航运量21.3亿吨,承担了沿江地区85%的煤炭、80%以上的铁矿石运输、外贸的运输任务,对沿江的工业支撑力度,也是其他运输模式不可替代的。

为了让黄金水道的含金量更足,交通部门也给这条水道进行了“问诊”。翁孟勇说,现在长江干线航道的部分区段,特别是中游航道存在水深不足问题,三峡枢纽的通过能力也有不足。还有个突出的问题,就是沿线港口工业化水平偏低,航运的组织化程度偏低。

“依托长江黄金水道推动长江经济带的发展”,将长江比作黄金水道,它的含金量究竟体现在那些地方?翁孟勇说,无论从运输效益还是服务范围、产业支撑保障等方面,长江都无愧“黄金水道”的称号。

翁孟勇说,水路运输是最环保、节能的运输方式,以去年整个长江航运量的21.3亿吨计算,我国去年在大宗散货的运输商就节约了1000-3000亿元左右。长江黄金水道,还有潜力可挖,沿线的交通、城市、综合枢纽建设,将使得这条黄金水道的成色更足。

“最经济、最环保、最节能的运输方式,其实就是水运。”翁孟勇说,涉及大件运输,比如说煤炭和矿石运输。他算了一笔账,从重庆到上海的运输,如果走水路,吨公里的运输费是0.025元,铁路是0.15元,公路是0.4元。如果以2014年整个长江航运量21.3亿吨来进行计算,每年在大宗散货的运输上我们至少可以节约1000亿到3000亿左右。“这仅仅算的是经济账,还不算在排放上、节能上。”环保又省钱,含金量大大的。